他是一名普通体育教师。前不久,他因“危急中徒手端走起火油锅”而入选“中国好人榜”。采访他,他淡淡一笑:那真是一件小事儿——

平凡英雄

2019-07-12   

□本报记者刘向东本报通讯员刘奕昕

事情过去近11个月了,记者跟靳利勇再次来到安阳市自由路、那个他端走起火油锅的地方。去年此时此地的羊肉汤馆已变成一家粮油店。站在街对面,靳利勇下意识摸摸右手手背上的疤痕说:我后来一直不好意思从这里过,怕老板看见喊我吃饭……

2018年8月21日,一个普通的日子。这天上午,安阳市龙安区马投涧中心小学38岁的体育老师靳利勇,恰巧来到自由路一家羊肉汤馆。接下来发生的事,他自己也没有料到。那几天,他人逢喜事精神爽:3天前,他的二儿子来到了人世;多次写入党申请书的他被确定为入党积极分子。

一大早,靳利勇到医院包了几服催奶的中药——妻子奶水不足,儿子嗷嗷待哺,已是上午10时许,没顾上吃早饭的靳利勇走进了医院后面一家不大的羊肉汤馆。10元、15元、20元,三种价格供选择。靳利勇掏出一张10元钞,“来碗汤。”

钱,对这个两口都是教师、养有两个儿子的家庭来说,不宽裕。而且他们的钱,也会有一些其他用场,比如从3年前起,靳利勇资助了几个贫困家庭的学子,“尽我自己的能力,给他们买些衣服和学习用品。”

冷清的店内,只有老板娘和另外一个食客。端出汤摆在靳利勇面前,老板娘若无其事坐在了一旁。

羊肉汤的味道如何,如今靳利勇已不记得了,只记得汤刚喝到一半儿时,忽然听到了老板娘惊慌失措的喊叫:着了!着了!

下意识循声望去,老板娘背对着他呆站在后厨门口。后厨里,火光闪亮。

瞬间,身边的那个食客与靳利勇擦肩而过——后来,在接受一些媒体采访时,靳利勇不愿提到他,偶尔提到了,也是一句谅解:“应该是他刚好吃完了要走。”

瞬间,靳利勇起身奔向后厨——他不仅是体育老师,还是学校的安全员。如何扑救火灾,不止一次演练过。

燃气灶上,一口直径约50厘米的熬油锅冒着熊熊火焰,蹿起的火焰一米多高,火舌,舔着油腻腻的排气烟囱。

沉着冷静。靳利勇拿起锅盖侧身去盖,但捂了几次均未成功。“火太大了,盖盖儿烫手,我又不敢松手。”

那瞬间,靳利勇已看清了身边的状况:不足6平方米的后厨,一口翻滚着羊骨羊脂的大锅里,浮油咕咕嘟嘟冒着气泡,紧挨灶台一边,三大一小四个燃气罐,在火光映照下就像四颗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炸弹。

顾不得多想了,靳利勇随手操起一条毛巾缠裹在烫手的油锅把上,伸手端起了锅。那瞬间,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把燃烧的油锅尽快端到店外空地上。

一步,两步。靳利勇尽量平稳着步伐,可蹿起的火苗还是舔到了手上,很快,钻心的疼痛感袭来,“手被燎得受不了。其实那瞬间我已经想到了危险,可我不敢放手。一松手,对自己的伤害会更大。”

10多米的距离终于走了过去,“油滴在我穿着沙滩鞋的脚上我都没感觉……”

放下锅的瞬间,靳利勇忽然就感觉到了手上、脚上火烧火燎,可他并没在意。“因为我学过专业知识,想着用冷水冲冲就没事儿了。”

热油锅在店门外的空地上继续燃烧着,闻声赶来的人们围着、说着。冷静下来的老板娘这才想起,店里备有灭火器……

火被扑灭了,老板娘的眼泪下来了,拦着靳利勇死活不让走,“你救的可不是我这个店,而是这一楼的人啊!”羊肉汤馆上面,是6层居民楼。火要真的再烧下去引燃了油腻的排气烟囱,或者燃气罐受热爆炸了,后果不堪设想……

坐了40多分钟的公交车,靳利勇回到了家。被火苗舔伤的手,被热油烫伤的脚,在路上就开始红肿,接着出现大大小小的水泡。

晚上,火辣辣的痛感让他无法入睡,他不得不下楼敲开了一家药铺的门……第二天的体育课照常上。有眼尖的孩子问:“靳老师,你手咋了?”靳利勇嘿嘿一笑,“不小心烫着了。”

第四天上午,一面锦旗和一封感谢信送到了学校。羊肉汤馆的老板看着靳利勇的手,眼眶湿润了,提出要给靳利勇经济补偿,靳利勇拒绝了。无奈,他留下了一句话:“靳老师,无论啥时候你路过俺家羊肉汤馆了,无论如何也要进去坐坐!”

羊肉汤馆老板走了,“靳老师徒手端锅”的事儿也传开了。在网上,有人称他“端锅侠”,有人叫他“端锅哥”,赞誉一片。“这算啥啊?就是顺手干了一件力所能及的小事儿。”他说。

靳老师的体育课继续上着,安全员继续当着。但在孩子们面前,他有了些自豪——有孩子再问他当时的事儿时,他会趁机进行一番教育,“每个人做好事都要从小事做起,尤其是当别人需要援助时……”也会趁机进行一番科普,讲解一下防火防震防溺水的知识。

不久,他把自己的微信名改成了“为人民服务”。

2018年12月,靳利勇入选“河南好人榜”。今年5月,他入选“中国好人榜”。

今年春天,为解决长期“以工代教”的身份问题,他从镇中心小学被调到了镇初中,继续当体育老师和安全员。“这是正常调动。”靳利勇解释说。

“也就是一件小事儿,过去就过去了。不过,我手上这疤应该要留一辈子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