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田里的守望者

2019-07-12   

□廉璟霞

又到了西瓜成熟的季节,看着街边一车车绿莹莹的西瓜,无边的思绪在一片叫卖声中缥缈起来。

那一年,我正读大学,小我两岁的妹妹刚刚高考结束。为了缓解焦灼情绪,父母让我带着妹妹出去散散心。几经思虑,我决定到同学家去玩儿,她家在黄河滩里种了十几亩西瓜。

几经周转,见到了早就等候在村口的同学。然而到黄河边上的西瓜地还有十几里的路,我们仨挤在摩托车上,沿着小路七扭八拐地往河边走。

天空万里无云,晌午的太阳直直地照在头顶,汗水顺着头发梢往下淌。沿途的风景俱是漫无边际的绿,浅浅深深各不相同。玉米、大豆、西瓜、果树……错落有致,生机盎然。不由地让我想起了《青纱帐和甘蔗林》那首诗,是啊,无论哪里,天地都是培育生命的温床。

终于走到西瓜地了,一眼望不到边的瓜田里,满地都是绿色的瓜秧和圆溜溜的西瓜。一路奔波劳累,嗓子眼儿早就冒火了,一看见西瓜就两眼发光,兴奋地敲敲这个摸摸那个。没有刀,我们就用拳头砸开一个裂口后再用手掰开,先掏出瓜芯儿往嘴里塞,然后再消灭其余。

我们像掰棒子的猴子一样,从瓜田的这头拍到那头,运气不好碰到半生不熟的瓜就直接扔掉。一路吃一路扔,吃得肚子溜圆了方才罢休。吃完了还用瓜皮洗手洗脸,太阳一晒跟涂了一层胶似的,小蚊子大苍蝇飞过来直往身上扑,甚至蜜蜂也闻着甜味儿赶来了,吓得我们尖叫着挥舞树枝儿轰它们走。吃累了,就躲到同学家看瓜的小棚子里凉快一会儿,听同学讲那些瓜田里的故事。

每年等瓜秧下地后,瓜农们就开始了漫长的劳作。春天,施肥、拔草、灭虫害,到了夏天,又忙着打秧、压蔓、浇水。看着绿叶与碧藤下缀着的西瓜一天天在长大,瓜农们仿佛看到了丰收的希望。等西瓜终于成熟了,天不亮就得起床,挑着箩筐去摘瓜。把西瓜一筐一筐装上拖拉机后运到几十里外的城里去卖。风吹日晒,饥一顿饱一顿地辗转于县城和乡镇之间,每天回到家都已是深夜时分,一身疲惫。

此时,瓜农们最怕下雨,长在洼地的瓜田会被水淹,西瓜经雨水一泡,很快就会烂掉了。黄河滩的收成从来就是靠运气,有一年黄河发大水,冲毁了瓜田,一年的辛苦全泡汤了,全村人欲哭无泪。瓜农们日复一日辛勤劳作着,饿了,吃一口干粮;渴了,就到附近的河里拎一桶水澄清了喝,却舍不得吃一口自己种的西瓜。

听着这些自己闻所未闻的故事,那一刻,空气似乎也凝滞了,心情沉重到无法呼吸。我和妹妹半天都没有说话,扭过头看着满地乱扔的西瓜,一种负罪感弥漫在心头,久久不散。

时光匆匆流过,那段高考难熬的日子早就成了历史,那次瓜田的远足却深植在生命里,散落成点点滴滴的回忆。

每年到了吃瓜季节,我的脑海里总会闪现出瓜农们忙碌的身影,他们是瓜田的守望者,在每一个平常的日子里守望着艰辛,守望着希望,守望着每一天都会升起的太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