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顽童苏东坡

2019-07-12   

□彭忠富

苏东坡不仅是诗文书画大家,还是个生活家。他曾亲手酿出“开瓮香满城”的蜂蜜酒并题诗:“巧夺天工术已新,酿成玉液长精神。迎宾莫道无佳物,蜜酒三杯一醉君。”林语堂说他“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,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,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,是散文作家,是新派的画家,是伟大的书法家,是酿酒的实验者,是工程师,是假道学的反对派,是瑜伽术的修炼者……”可是最后,林语堂感叹,这些也许还不足以勾绘出苏东坡的全貌。

文史作家史钧最新出版的《呵呵:中国顽童苏东坡》,在正史、野史、宋人笔记及苏东坡最新研究成果的基础上,辅以苏轼诗词文章的解读,书写了苏东坡的顽童天性和跌宕多姿的一生,分为《眉山:少年不愿万户侯》《凤翔:方今天下何病哉》《故乡:十年生死两茫茫》等十八章。书中还选取了苏轼传世书画和同时期名人名画数十幅,呈现了宋代的文化艺术成就和宋人的精神风貌。

无论是显达还是落魄,苏东坡始终不忘诙谐本性。不管是顺境还是逆境,他都付以呵呵一笑。实际上,苏轼平生极爱用“呵呵”,比如他在《与陈季常》信中说:“一枕无碍睡,辄亦得之耳,公无多奈我何,呵呵。”有人粗略统计过,这个词在苏轼文集中出现过四十多次。每次“呵呵”背后,都是一种羡煞旁人的人生态度。

作者认为,每当我们回望历史,如果能在众多面孔中找到一张温暖真实的脸,最有可能的就是苏东坡。他教人做菜、制茶、用药、采花、写诗、作画、研墨、煮酒,时不时地来点恶作剧,然后“呵呵”一笑,尽显顽童本色。

余光中亦曾说:“如果要去旅行,我不要跟李白在一起,他这个人不负责任,没有现实感;跟杜甫在一起呢,他太苦哈哈了,恐怕太严肃;而苏东坡就很好,他可以做一个很好的朋友,他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。”

(《呵呵:中国顽童苏东坡》,作者:史钧,出版单位:国际文化出版公司,出版时间:2019年2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