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古树看姚庄

2019-07-12   

    民居

    牌坊

    皂角树

□文/图本报记者赵慎珠

一条万里茶道,在此轻盈而过,驿道之上,有茶亭在等你,来来往往间,便让人生出诸多的念想。

中原村寨,姿态万千,或许,是因了这条茶道,一个内陆乡村才有了众多的茶馆,沿袭下饮茶的习俗。或许,当年苏轼经过此处时,心生欢喜,最终长眠在了广阔天地。

“姚庄在望”的红色牌坊,站立在四通八达的道路中央,它雄伟,采用四方十六柱四十八楼的框架形式,从哪个角度看,都气度非凡;它柔和,像守望你回家的亲人,又像是热情相邀你驻足的友人。

麦收之后的田野,空空荡荡,麦场上隆起一个个圆圆的麦垛。女人们忙前忙后,晾晒麦粒,男人们割草喂牛,平茬整地,要趁着雨后的墒情播种玉米或大豆。

草木葱茏,道路整洁,走进中国传统村落郏县姚庄乡,便有了水汽、茶香与走走停停。

一条运粮河穿乡而过,河两岸,一字排开的茶社热热闹闹。炉火正旺,黑旧古老的大茶壶排列整齐,咕噜噜冒着热气,一些水涌了出来,带着欢快。一人手搭一条毛巾,提起一把,放上一把,不亦乐乎。

一切仿佛昨日重现:两岸绿波,满河清漪,一只只船儿载着号子悠悠而来。船到了这里,就非得要上岸歇会儿,为的是有一壶茶等在那里,还有一桌新朋老友的情谊。不管熟悉与陌生,只要一碗清香兑上,便无需多说,全在了杯中。

时光流转,爱茶依旧,缘何如此?

有人考证到了“万里茶道”。在清初到民国长达200多年间,一群山西商人通过一条古商道,向俄罗斯运送了25万吨以上的茶叶,其价值至少有100万两黄金。《茶叶之路·欧亚商道兴衰三百年》中说,通过“万里茶道”运送俄罗斯的中俄茶叶贸易,曾引起马克思的特别关注。

“万里茶道”从福建武夷山到俄罗斯恰克图,总长5000公里,纵贯中国南北方,横跨亚欧大陆,与“丝绸之路”齐名,是重要的国际贸易通道。保存在山西乔家大院大德城商号三则档案中记录,“万里茶道”经水路至河南赊店转旱路,经汝州(今平顶山)到河南府(今洛阳)。

平顶山市地域文化研究会理事刘继增说,运送茶叶的车辆多为马车和牛车,也捎载从当地采购的产品,如郏县所产之布和酒曲。跟随运送茶叶车辆的商人,衣着朴素,做事谨慎,以“免惹盗贼”和不测事件的发生。路经汝州时,还需歇个脚,他们“每日里,十点眠,五点即起。小满节,每日四点即起。”

遥想当年,一样的赤日炎炎,也许,古道上的姚庄茶亭,一壶壶热茶,一张张笑脸,不经意间,就抚慰了晋商人在旅途的艰辛。

也有人说,当地人爱茶,缘于地下矿泉水。

相传,周定王元年(公元前606年),楚庄王统兵征陆浑(今伊川),在姚庄乡境内,平定了尹斗越椒叛乱,杀得“尸河山积,血染河红”,人称“清河战役”。楚庄王大获全胜,心情舒畅,饮下一杯运粮河畔的泉水,顿觉清爽,赞它胜似琼浆,随即命名“玉泉”。

爱这泉水的还有苏轼,相传他曾来此问茶。我无法猜测他走的是哪一条小路,但他一定能望到“峰峦绵亘,状如列眉”的小峨眉山,看到了中顶莲花山的一片烟霞,或许,他还有了一丝会心的微笑。

玉泉连着地下甘泉,用水沏茶,倒入杯中,满而不溢,含于口中,甘甜滑润。河南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院化验此水,其中含有丰富的锶、锗等40多种有益人体健康的微量元素,为优质矿泉水,尤其是锶的含量较高,有预防心血管疾病的作用。天津天和医院梁子羽的研究证实,锶型天然矿泉水还能强壮骨骼,提高智力,延缓衰老。

茶亭相连,陈设质朴,里里外外,座无虚席,一把把茶壶,一堆堆茶碗,老人、壮年、男人、女人,面色红润,说说笑笑,自在逍遥。茶碗里始终有水,溢散出田野的香气。村里人说,这里的人长寿,就是因为茶,喝到老死,死了还要后人上坟的时候,供一碗茶。这里的百岁老人有2位,90岁以上的67位,80岁以上的256位,姚庄乡被称为“中国长寿之乡”。

117岁的张学礼老人,白发飘飘,笑容可掬,和我聊天时,随口就背起了铭记一生的《三字经》:“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……”今年3月30日,在央视节目《经典咏流传》中,老人与相差100岁的5个00后,带领众人重温经典,让流传千百年的诗词歌赋,在几代人中焕发出新的生命力。

一株皂角树,立于姚庄乡小张庄村张布朗状元桥东,棘刺粗壮,微倾的树干支撑起庞大的树冠,如同一把绿绒巨伞。树干分为两枝,一雌一雄,交替开花结果。500余年的老树,树根渐渐显出地面,西侧树根极像龙头,北侧树根很像象头。在村民眼里,西侧树根与宝丰境内的香山相呼应,北侧树根与堂街镇境内的白象山相呼应,更愿意称它“吉祥树”。90多岁的老人说,盛夏时节,睡在树下,很快就会进入甜美的梦乡。

一株600多年的槐树,植于三郎庙村东运粮河西岸,盘根错节,弯腰扭身,10多年前,一场大火折断了古树,如今又发了新枝,生机勃勃,苍翠成荫。

一株400多年的紫藤树,紧紧依偎着一棵椿树,合二为一,共生共荣,被村民们戏称为“爱情树”。紫藤缠树而生,每当春日,开出朵朵花坠,花穗倒悬,好似紫蝶列阵,摇曳生姿。

古树遥遥相望,或为茶客所植,或因思乡种下,或拴过牛马,或遮风挡雨,早已惯看秋月春风。与之相伴的,还有一一闪现的几间明清建筑。十字街格局的古村落里,房屋地基多为红石垒砌,青石铺地。开窗形式多样,有方型、圆形、古钱币形石窗,绚丽的浮雕、透雕木刻门窗上,多为飞禽走兽、神话传说、人物花鸟等等图案,工艺细腻,而建筑各处的石雕、砖雕,手法多样,栩栩如生。

古村彩霞满天,小桥流水潺潺。远方的客人,来往走动,村民热情相迎,留下喝茶聊天。茶客们举杯品饮,谈天说地,即使不喝茶,也会被那茶香感染,坐一坐,便融入其中。村头的古皂角树上,鸟儿殷勤,声声清脆,唤人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