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笑话

2019-08-14   

□乔叶

据说若干年前,关于中牟,有这么一个冷笑话。

甲:你是中牟的?

乙:对呀。

甲:太偏啦。

乙:对呀。

甲:住的还是茅草房?

乙:对呀。

甲:有老虎没有?

乙:有。

甲:那不害怕?

乙:自己家养的,怕啥。我们都骑着老虎出门。

甲:你那老虎呢?

乙:去那边抓个郑州人。一会儿就回来了。

这笑话的要义说的是中牟的远。所谓远,当然是相对的。问话的甲应当是个郑州人,还应当是个老郑州人。较之于如今,若干年前的老郑州也并不多大,中牟则更小,二者之间,是苍茫的田野。两个地方的人各自安居,交流不多,老郑州人自恃中心,问话时就有了隐隐的倨傲。中牟人觉得愤慨,便故意以荒谬之言相对,卫护自尊。这种心态,使得这样的冷笑话有了产生的可能。

现在,每年我都会去几次中牟,每次去的感觉都是:近,真近。不是吗?开车不过半个小时,就进了中牟的地界。再开半个小时,就到了中牟城里。这一路上,郑开大道两侧,早已经看不到田野。进入眼帘的是什么呢?是好看好赏的:象湖,绿博园,牟山湿地公园,改造后的贾鲁河。是好玩好逛的:方特欢乐世界,华谊兄弟电影小镇,海宁皮革城,杉杉奥特莱斯。如果向北朝着黄河的方向而驰去,也是一溜儿让人目不暇接的好地方:雁鸣湖,国家农业公园,秀园,畅园,玫瑰园,观鸟林森林公园,静泊山庄……不胜枚举。好住的靓丽楼盘更是一处接一处:建业春天里,康桥香溪郡,普罗旺斯理想国,碧桂园,万科……很多朋友有条件改变居住环境后,买的新房子说起来都是在东区,再一问,都是比东区更东一些。说到底,也就是在中牟。

“在中牟不就在郑州么?中牟就是郑州。”朋友们说。

是啊。此时此地的中牟,基本就等于郑州了。在这里定居的朋友们,似乎已经感受不到中牟的远和近。远和近衡量的是距离,对他们而言,中牟已经无需用远近来形容,距离这个词也就失去了意义。诸如我这般没在中牟定居的朋友们呢?细想一下,即使是在郑州最有历史感的老城区过日子,无数的小细节里,也都和中牟息息相关。春天的草莓是中牟的,夏天的西瓜是中牟的,秋天的螃蟹是中牟的,一年四季的葱蒜是中牟的……至于你在家门口超市买的果蔬海产,原产地或许是北疆南国西域东海,却也都由中牟送达——万邦国际农产品物流公司,就是一个巨大的周转中心。这些都告诉着我们,郑州人的生活早已经和中牟无法切割。甚至,就舒适度和方便性而言,在中牟定居,确实是更为上乘的选择。

我也想住到中牟去。像我一样被中牟抓走了心的人,还有很多吧?等到越来越多的郑州人都被中牟抓走了心,到了那时候,如果甲再碰上了乙,会说些什么呢?那情形,很可能是乙先开口的。乙会不会对甲感叹:你是郑州的?太偏啦。这也像是一个冷笑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