预约制是一种管理智慧

《河南日报》(2020年03月26日   第04版)

疫情期间,原本只在特定场合下出现的“预约”,强势占领了大家生活的方方面面——买口罩要预约、下馆子要预约、理发要预约、扫墓要预约、连赏个樱花也要预约……(见3月25日《扬子晚报》)

“预约制”早已算不上创新概念,在就诊挂号、景区门票等特定服务领域,早已实行多年。而疫情造成日常生活和公共服务暂时性“停摆”后,预约制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催化,景区不再人挤人,看病不用等太久,高速公路不再蜗牛爬行,图书馆不再站着阅读……这些看得见的“甜头”,正是“约”声响起来的美妙。

因为预约,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有计划,越来越能够克服盲动,出行和办事也越来越有效率。预约制有效统筹和调节了公共服务资源,进而优化了公共秩序,不失为一种城市管理智慧。

“约”产生于公民与城市服务之间,既是一种约定,也是一种契约。特别是,预约制推动服务部门利用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物联网等手段构建智慧体系,提高城市服务能力和水平,实现公共服务精准化和人性化,无疑促进了城市管理的提质增效。             (范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