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骨英魂耀白山

《河南日报》(2021年06月11日   第05版)

□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 惠晓晗 沈剑奇 秦地

有一种怀念叫以英雄之名。

吉林省靖宇县,长白山西麓、松花江上游,这里的人们自豪地说:“我是靖宇人。”

1946年,为纪念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、民族英雄杨靖宇,其殉国地濛江县在当地百姓的强烈要求下改名为靖宇县。从此,英雄的名字被印在地图上,写在门牌上,刻在身份证上,与这方水土紧密交融。

5月,记者踏访白山黑水。在靖宇县城西南6公里处,有一处令无数中华儿女心存敬意的圣地——杨靖宇将军殉国地。将军河畔,群山环抱,树木林立,5米多高的刻有“人民英雄杨靖宇同志殉国地”字迹的纪念碑屹立于翠柏之中。护碑亭旁,有一棵高大挺拔的松树,这是杨靖宇将军生命最后浴血战斗时的背倚之树。百姓叫它常青树,精神永存,万古长青。

眼前震撼的一幕,讲解员的深情讲述,把我们带回到东北抗日联军那段艰苦卓绝的奋斗岁月。杨靖宇原名马尚德,从中原大地来到东北后,他化名靖宇,朝鲜语意为驱逐外敌,表达抗日的决心和信心。

将军牺牲于1940年。那一年斗争格外严酷,有人劝他,实在坚持不下去,可率部北撤。将军的这些话今天读来仍感人至深。“我们在这里坚持打下去,老百姓心中便有一杆抗日的大旗。我们若走了,这杆大旗也就倒了。”“老乡,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,还有中国吗?”

正月十六晚,万家团圆日,杨靖宇来到濛江县城西南6公里处保安村三道崴子。五天五夜粒米未进,零下四十几度的严寒,杨靖宇凭着顽强的意志在支撑。由于叛徒出卖,敌人包围了杨靖宇,高喊着叫他投降,并许以高官厚禄,然而杨靖宇将军视死如归。他倚着一棵大树为掩体,孤身战至最后身中数弹牺牲,年仅35岁。

敌人剖开将军的腹部,发现肠胃里竟没有一粒粮食,只有未消化的棉絮、草根、树皮。残暴的侵略者也震惊、折服了:日本的《朝日新闻》对杨靖宇将军牺牲的一幕这样描述道,“是杨啊,于是所有的讨伐队员都发出了男儿之泣。”

提起将军,土生土长的靖宇人冯玉霞感念落泪。“靖宇有今天,我挺感恩的,没事就会带孩子来殉国地看看将军。每一锅馒头出来时,我都跟孩子们讲,不要忘了杨将军当时是怎么不容易的,我总在想,如果当时将军能有这锅馒头,他不至于牺牲。”

漫步靖宇,处处都是红色印记。以英雄命名的街道、广场,百姓招待客人端上的“抗联”大煎饼、窝窝头,每个杨靖宇小学的孩子都能讲出“大个子”的故事,会唱《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军歌》……英雄的基因深深融入靖宇人的血液。

临近七一,杨靖宇的孙子马继志忙得不可开交,杨靖宇精神宣讲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。全国各地来回跑,马继志忍着腰伤坚持着。那是19岁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时被子弹打中留下的。他荣立了三等功,却也落下了旧伤。

2019年,从郑州铁路局退休的马继志从郑州迁往长春生活。“我是踏着我爷爷的足迹来到这里的。爷爷当年带领抗联战士为了这片土地战斗到最后,来到这儿,我们能更近距离地学到爷爷的抗联精神。”马继志说,“我们家几代人,爷爷为了民族的解放而牺牲;父亲因公出差病亡;我作为一名新时代的军人,在和平年代为了祖国的和平建设尽了自己的责任;儿子马铖明大学毕业后,放弃大城市的诸多机会,也来到这片爷爷曾奋斗终生的地方为脱贫攻坚、乡村振兴尽自己的一份力……老一辈把江山交给我们了,我们一定要守好,不能让先烈的血白流了。”

如今的靖宇县,“英雄名城”“矿泉名城”“北药名城”三张名片享誉全国。当年杨靖宇将军率领抗联战士们奋战的林海雪原,已经成为靖宇县的“资源宝库”,人参、西洋参、木耳、灵芝、天麻、蓝莓成为当地脱贫致富的重要产业。

农村富了,城市美了,产业强了,日子甜了……不禁让人想起80多年前,学习印染出身的杨靖宇在东北的冰天雪地里对部下谈起的理想,“期待有一天,母亲和全国的女性都能穿上漂亮花衣裳,过上好日子……”盛世如愿。